九乔儿

🇬🇧厨
杂食

我是一个很专一的杂食党(*/ω\*)
二哥又酷又可爱我超爱,说真的,一开始我就是奔着艹二哥去攻略他的,毕竟前期那么凶还爱吐槽,就很可爱的样子,然而到后期,我去他妈的攻受,在一起吧呜呜呜
喻容是天使,本来刚攻略的时候没有看攻略就选错了,结果暴躁三哥在线送人就换了攻略对象,然而之后走他的线完全停不下来了!我对互为彼此的知音这种感情完全没有抵抗力,就彻底沦陷了。而且喻容是真的好可爱!我吹爆他!为什么人气这么低nieQAQ
然后是五,醋坛子,相爱相杀,又坏又怂的🐍谁不爱呢,昨天刚走完恨线,太虐了我先去冷静一下
其实我每一个攻略的时候都喜欢(被打死

(二七二)七夕贺文



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东风大大

我好菜


     “昱明,我帮你束发吧。”

     一早醒来,顾言恕就见顾言志已着装好,衣冠楚楚,眼里满是春光,笑着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 顾言恕不知道顾言志一大早打得什么算盘,心想先答应了再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 顾言恕裹了衣裳,正坐在镜前,镜子心上人正低首抚弄自己的青丝,神情认真,眼中似有柔情万种,顾言恕纵然略有疑虑,此刻心下也是倍感温馨甜蜜。

     “二哥何时学会了这般技艺?我竟不知二哥如此手巧。”顾言恕觉着他一直看着顾言志虽好但也无聊,一面又调侃道。

    “你二哥什么不会?”顾言志面上浮起一股得意劲。

    不一会儿,顾言志便帮顾言恕束好了发,与往常无异,但在顾言恕看来,这由顾言志亲手为他束的发冠比往常更加好看了,只是这发冠上还多了根红绳,仔细看似乎还打了七个结。

     “二哥,不知这红绳有何寓意?”

     “狸奴,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啦?”顾言志嬉笑。

      “昨日是七月六日……原来是乞巧节。”顾言恕会意,微微一笑,然后又想到什么了,有些怨念地道,“二哥,我可不是小孩了,系什么红头绳……而且红头绳不是戴在脖子上吗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欸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”顾言志勾唇。

     “哦?不知二哥有何见解?”顾言恕挑眉,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  “其一,我忖度既然红头绳是保佑健康平安,就不一定只给孩子使用,你从军十余年,身上暗疾也不知凡几,近来又常染病,所以为你系红头绳最适合不过了,我希望你身体安康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二哥关心……”顾言恕心下一暖。

     “……其二,为什么不戴脖子上,是因为,我想为你束发。”顾言志抚过顾言恕的鬓角,浅浅一笑,“一想到今日在众人面前的秦王殿下的发是我束的,心里就高兴地很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还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我真是什么啊……狸奴,你不要得寸进尺了。”顾言志故意板着脸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  “……你还真是好。”顾言恕立马改了口,趋近顾言志与他亲呢,与他耳鬓厮磨。“二哥,明天我也要帮你束发,和今天你帮我束的一样。”

    “嗯,七夕快乐。”

    “七夕快乐。”

    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 两情若是久长时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
英sir眉毛日快乐啊ヾ(❀╹◡╹)ノ~


蓟司

  1

 清晨。


    其实司瑛士还没有接受自己和薙切蓟睡了这个事实。冷静,司瑛士安慰自己,不就是互睡了吗,只不过自己是被睡的那个而已,想来还更爽……爽个毛,完全冷静不下来啊!


     “总帅你可要对我负责。”司瑛士揉揉腰,欲哭无泪地说。


  “既然都是成年人了,那就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。”薙切蓟笑笑。


   “人家还有1个月才成年啦。”


   “难道有区别?”


  “所以呢?你是想和我谈……恋爱?”司瑛士有点不确定地说,薙切蓟是感情用事的人吗?然而纵使司瑛士这么疑问,但他还是这么回答:是,是的。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。


   “准确地说,我想睡你。”薙切蓟诚恳地说。


  “不够吗?”司瑛士有点气炸。


  “当然。毕竟我是真正的成年男性。” 


   司瑛士终归没有说出“滚”这种语言,无论怎样薙切蓟还是他的上级,虽然在这种事上没必要在意。


     “噢,请求?”


    “不是,这是命令。”薙切蓟挑眉道。


      “真令人火大。”话虽这么说,司瑛士却忍不住笑了。


       薙切蓟微笑着不说话,看晨曦照在司瑛士的脸上,闪耀,绵延。 

2


薙切蓟觉得司瑛士很像只小猫,喜欢用鼻子碰人,喜欢黏人。特别在刚睡醒时奶里奶气地说话真的是太像了,司瑛士并没有起床气,只是在刚起床的时候有点迷糊而已,薙切蓟很喜欢这个时候的司瑛士,因此他期待每一个清晨。然而司瑛士如果发起脾气来也像小猫,挠起人来也丝毫不手软的。嗯,不愧是司瑛士,不愧是薙切蓟的小猫。 


3


  “在你眼里,我只是一个小孩吗?”司瑛士眼里泛着幽波,望着薙切蓟深沉的黑色眼睛,想从中看出什么来。


    只可惜,薙切蓟的想法并没有从眼神中透露出来,真可谓是滴水不漏了,微微勾起唇角,“这一切都取决于你。”


   “是吗?”司瑛士一笑,“那我是被蓟所喜欢着的人吗?”


     薙切蓟一楞,他没想到司会这么主动地问他,继而忍俊不禁,“当然。当然。”


 


新年第一篇文献给他们(虽然是半年前写的xd)以后也要一直喜欢司司呀❤


恋爱情结

城蓟

   “你喜欢我,中村。”才波城一郎道。

   “前辈说笑了,不止是喜欢了,是超级喜欢!”中村蓟痴迷地望着才波认真地说。

    又是这样,才波城一郎烦燥地想抓了抓头发,必须采取行动,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笑了笑,靠近中村蓟,挑起他的下巴。

    “请不要…这样。”

    “蓟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    丝毫没有平日里的玩笑气,是那种很认真很认真的语气,莫名地让中村蓟感到脸红心跳。中村蓟并不是什么感情白痴,只是在才波城一郎面前略痴汉了点。

  “我……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中村蓟不愿承认这种感情,故意撇过头咬住下唇逃避地说。

   “你知道吗,每次你总是用那种仰慕我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都好想亲亲你。”

     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    “我喜欢你啊。”

    “可是我不……”中村蓟连忙想否认,却被才波城一郎生生打断了,“你刚刚说什么了,超级喜欢我?”中村蓟刚抬头看才波城一郎便看到了他那双满带着自信笑意的双眸,就和他做料理时一样。

     “我的意思不是那个。”

    “那你的意思是在戏弄我。”平淡的陈述句却让中村蓟倍感压力。

   “……才波前辈,我们可都是男人!你在想什么?”中村蓟有点生气。

  “我并非寻常人。”才波城一郎嗤笑道。

    这种自信……中村蓟的心脏狂跳不止,血脉喷张,我的神呐。

  “承认吧,中村蓟,你已经无法自拔了。同性恋你不会在意的,不要为此找愚蠢的借口。”

     中村蓟感觉才波城一郎睥睨着他,真的渺小,太渺小了,一眼就被看穿了啊,不过……这种感觉并不差,疯魔了,真的疯魔了。

   “是的,前辈,我无法自拔。但是关于你喜欢我这件事,我并不认同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你很奇怪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因为我不需要你的喜欢,你眼里只需要创造。”

      “我有种被你利用的感觉。”才波城一郎笑笑。“我不可能只看见创造,总要有一个源泉。”

      “我是这个源泉?”

      “正是。”

      “承蒙前辈抬爱,我不胜惶恐。”

      “不要说官话。”才波城一郎无奈地说,“贵族都是这么讲话太无趣了。”

     “我不是贵族,前辈才是真正的贵族。”

     “要不是你经常如此夸我,我是不会看上你的。”才波城一郎哼笑。

          “你不是如此肤浅之人,不必这么说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才波城一郎揉揉中村蓟的头发,“太冷了,我可以把你变热,事实证明,我做到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我的眼里只看得见红。

         “你嘴巴好甜,好想尝尝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不行,我会害羞的。”中村蓟表情没有什么波动却说出如此少女的话。

           真是太可爱了,才波城一郎感到口干舌躁,舔舔嘴唇,一手按着中村蓟的头,一手捧住他的脸,俯身低头与中村蓟唇齿相依,中村蓟并没有反抗,反而紧紧地抱住了才波城一郎。

           这就是前辈的身体吗?天才灵魂的栖息地,真是太棒了,中村蓟闭眼感觉着。才波城一郎注意到中村蓟的注意力并非在亲吻上,而在他身上,吃自己的醋真奇怪,才波城一郎有点不爽,轻咬了一口中村蓟的嘴唇,放开了中村蓟,中村蓟张开双眼,看到一脸不爽的才波城一郎便问:“怎么了?” 

          “请注重眼前的事,我是你的了。”  

           我的?我的。当然,除了我谁有资格,所以……以后想对前辈做什么都可以了,中村蓟忍不住笑了一笑。

    “你笑的真确不清醒了。”

     “是吗?”

     才波城一郎摸摸中村蓟的脸,回味刚刚亲吻的感觉。

     中村蓟抓住那只手,放在唇边,伸出舌头来舔了舔。

    才波城一郎没有料到中村蓟会这么做,下意识地缩回了手,吓了一跳,说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   “感受前辈的味道。”中村蓟歪头道,抬起自己的手,舔了舔自己的手,皱眉道,“为什么会一样呢?”

    “不一样才有鬼好吗?”才波城一郎无奈道 ,弹了弹中村蓟的额头。

   “痛……”中村蓟揉揉被弹过的地方,眼睛里忍不注蓄出了几滴泪水。

   “你这爱哭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。”

  “确切来说,是泪腺过于发达才对,怎么改?” 中村蓟摊摊手,擦了擦眼泪。

   “又瘦小又爱哭我好担心你以后怎么办呐。”

  “我不是残废。”中村蓟略不爽地说。

  “有一个应对方法,那就是和才波大人在一起。”才波城一郎眨眨眼睛狡黠地说。

     “难道你刚刚的亲吻不正是此的证明吗?所以我不用担心。”中村蓟眯着眼睛。

     “你真是个小坏蛋。”

司真是太得我心了,各种戳我的属性,白发、反差实在是可爱死了,一出场还以为是什么冷傲男神,结果意外地天然,少年感十足。主要归功于tosh老师,画得太太好看了,要被司迷晕了,啊,在这艰苦的学习中唯有司能慰藉我的心😭❤好想产粮😭

屯一下

司司太可爱了啊啊啊啊我疯了

◻◻◻◻◻◻◻◻◻◻☪
     

一个无脑小甜饼(花承花)

双性转
occ

       “承子。”典子这样叫道。
        承子看向典子,不知为何,心里被她这轻飘飘的一个称呼压得心口发慌。
        典子牵起承子的手,“这样,你觉得奇怪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不。”承子不明白她的意思是什么,疑惑地看向她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这样呢?”典子拥住承子,柔软的胸部相碰,触动了承子心里那根难以名状的弦,顿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”承子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否定了。
       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我就想这么对你。我想亲你,抱你,触碰你的胸部,我真是个变态……不过刚刚我确认了一件事,曾经的幻想是有多么愚蠢,只有实践起来我才能感觉是有那么美妙。”典子轻摇粉发。
       “其实你没有完全实践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”典子小心翼翼地问,“我可以吻你吗?”
       微风搅动着典子眼前的空气,典子感觉承子的眼迷离了,她沉默了良久,眉毛轻皱,典子心中惴惴不安重新看向承子时,承子也看向典子,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曾经冷漠的眼神如今有多么炽热,承子轻启朱唇,缓缓地道:“……可以。”
       典子温润的脸靠近承子,看见承子长长的眼睫毛轻轻地翕动着,像一把扫把扫掉了典子心中的不安尘埃,裸露出来的只有一颗真诚大胆的跳动的心脏;典子看承子的清亮的蓝眸,瞳孔放大,眼里倒映着自己的眼,承子也看着典子,这么对视着,“喔,我要亲下去了!”典子在心里吼道,像那些纤夫一样。
      典子闭上眼吻住了承子,柔软的少女的唇,承子的唇略带着苦涩的烟味,而典子的唇却带着她常喝的樱桃汽水的甜味,真是太美味了,两人异心同想。
      “你喜欢我吗?”承子眨了眨眼,有点俏皮地问道。
      典子拿住承子的手放在左胸口,温柔地笑了,“我的心说,它爱你。”